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城市建设 >> 京津冀总规划或10月出台

京津冀总规划或10月出台

来源:    日期:2014-8-9   浏览次数:2229  

    8月6日,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市长黄兴国率领天津党政代表团到北京考察,双方签署了《共建滨海-中关村(5.53, -0.02, -0.36%)科技园合作框架协议》《关于共同推进天津未来科技城京津合作示范区》等六项协议。

  此前的7月31日,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省长张庆伟已经率领河北党政代表团到北京考察,双方签署《共同打造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框架协议》《共建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共同加快张承地区生态环境建设协议》等七项协议。

  至此,京津冀三省市都已经行动起来,目前签署的十三项协议也基本上确定了天津滨海新区和河北曹妃甸、廊坊、保定、张家口、承德将作为京津冀一体化“主战场”。

  在三省市之上,据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8月2日透露,国务院最近已成立“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和相应办公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担任该小组组长。

  至于顶层设计,国家发改委已明确表态下半年将“抓紧推进京津冀等重点区域规划的编制”。《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京津冀规划将于10月左右出台。

  涉及首都功能疏解等具体事务,比如北京批发市场的搬迁、转移,天津西青区的卓尔电商城和河北张家口的怀来商贸中心、保定白沟的北方国际商贸中心等,正通过市场化手段,积极争夺北京商户。

  总体规划难在定位博弈

  此前,业内一直预测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总体规划在2014年6月底之前出台;如今,京津冀三方的合作协议已经开始签订,作为顶层设计的总体规划仍然未现其身,原因何在?

  “主要是一些问题还没有研究透彻,协同发展的一些看法、观点还不够一致。比如北京核心功能如何界定,首都非核心功能哪些要疏解、疏解到哪里,还有集中承载地的选择和明确等问题还是比较复杂。”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耀表示。

  不仅是北京,天津滨海新区一位官员近日告诉记者,天津此前的定位是北方经济中心、现代制造业中心、北方航运中心和物流中心,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背景下,天津希望成为北方经济中心、现代制造业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和金融创新运营中心。

  陈耀认为,如果京津冀三省市的定位问题不能明确,总体规划很难出台。

  不过,国家发改委近日已经明确表态,今年下半年将会“抓紧推进京津冀等重点区域规划的编制”。有参与规划制定的专家告诉记者,京津冀一体化总体规划或将于今年10月出台。

  胡存智8月2日在河北崇礼的一个论坛上透露,“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和相应办公室已经成立,组长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是国务院成立的第三个以特定区域发展为指向的“小组”,此前两个是“西部开发领导小组”和“振兴东北领导小组”。

  资料显示,“西部开发领导小组”2000年1月成立,第一任组长为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2008年3月政府换届,第二任组长为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013年7月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是第三任组长。“西部开发领导小组”下设“西部办”,国家计委原主任曾培炎、国家发改委原主任马凯都先后兼任过“西部办”主任。2008年,“西部办”职能并入国家发改委,变为“西部司”。

  “振兴东北领导小组”2003年12月成立,第一任组长为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013年7月以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是第二任组长。“振兴东北领导小组”也下设“东北办”,国家发改委原正部级副主任张国宝曾经兼任过“东北办”主任。2008年,“东北办”职能并入国家发改委,变为“东北司”。

  政经观察人士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在国务院机构序列上已经获得了与“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同等重要的战略地位,与“领导小组”对应的“办公室”可能为部级,高于目前“西部司”“东北司”的行政级别。

  关注两个“T”字型区域

  从河北、天津与北京已经达成的13项合作协议来看,其中,天津滨海新区和河北曹妃甸、廊坊、保定、张家口、承德六地已经有了具体的协议,这些地方将成为京津冀一体化推进的重点地区。

  陈耀认为,“张承地区”是北京水源地,过去也有一些合作,“现在的合作协议既是落实过去的一些内容,也是在冬奥会的合作商增加一些新的内容”,因为北京正在和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

  虽然“主战场”已经浮出水面,但由于顶层设计尚未出台,因此,京津冀一体化的空间布局也尚未明确。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魏后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他的建议是京津冀城市群首先应该是“双核”,也就是北京和天津;在“双核”之下应设置四个“副中心”,包括唐山、石家庄、保定、廊坊;然后是四条“轴线”,分别是北京-天津、北京-石家庄-邯郸、北京-唐山-曹妃甸以及秦皇岛-曹妃甸-滨海新区-黄骅港这条沿海发展“轴线”。

  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肖金成认为,京津冀一体化应该打造“一轴两带”,“一轴”就是京津塘发展轴,其实在这条轴线上有四大节点,亦即北京、廊坊、天津、塘沽;“两带”其中一条是“滨海经济带”,包括秦皇岛、唐山、天津、沧州,另一条是“太行山前经济带”,包括北京、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

  由此可见,北京-天津-塘沽这条“轴线”,以及秦皇岛-曹妃甸-滨海新区-黄骅港这条沿海发展的“轴线”,已经成为业界公认的布局重点。

  天津和河北一些官员的看法则更加形象。前述滨海新区受访官员表示,从天津的角度来说,北京-天津-塘沽和沿海这条“轴线”组成的“T”字型区域将成为关注焦点。唐山曹妃甸区一位官员则认为,北京-唐山-曹妃甸和沿海“轴线”组成的“T”字型区域应该是河北对接京津的重点区域。

  统计数据也作证了上述观点。天津市合作交流办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北京企业在天津的投资项目达到339个,到位资金646.62亿元,同比增幅达到了23.5%;河北企业在天津的投资项目达到591个,到位资金146.97亿元。

  天津市西青区一位官员透露,天津引进北京项目最多的是滨海新区,第二位的就是西青区;西青区以天津南站、天津高教区、天津高新区为核心的中北镇、张家窝镇、精武镇成为承接北京项目的主要区域,去年以来的引资规模已经超过千亿元。

  来自曹妃甸的统计数据则显示,央企和北京企业在曹妃甸的投资规模已经达到1446亿元。

  北京商户争夺战“白热化”

  北京批发、零售业态的搬迁和转移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也可能是首都非核心功能疏解中最早确定的事项之一。

  批发零售业态成为疏解重点原因在于,批发零售的从业人员占到北京从业人员总数的11.6%,这一比重过大,成了北京“大城市病”的重要因素之一。

  最新发布的《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14版)》已经明确规定,北京东、西、北四环路以内,南三环路以内禁止设立营业面积在1万平方米以上的零售商业设施。

  北京西城区已经圈定今年必须“撤离”的7个市场,其中,位于什刹海商圈、北京二环之内大型菜市场之一——四环市场已经确定在2014年9月30日20时关闭。

  围绕北京批发、零售业态的商户,天津和河北已经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前述天津西青区受访官员表示,该区在精武镇规划建设了一个占地面积超过3000亩的天津卓尔电商城项目,该项目将成为西青区吸引北京商户的重要平台;西青区正谋求与批发零售业态较为集中的北京市西城区、丰台区等达成政府之间的合作协议,通过政策引导和市场化手段吸引北京商户。

  此前,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一直是北方地区最大的服务批发集散地,天津市西青区似乎打算接过“动批”的衣钵,将位于该区精武镇的卓尔电商城打造成为在北方乃至全国都有影响的一个市场。主要手段有两种:一是因为天津也在整合、提升批发零售业态,这里是主要平台之一;二是通过优惠政策吸引北京外迁的、希望成为电商化批发商的商户。

  据了解,在天津市西青区的政策扶持下,天津卓尔电商城已经初步形成规模效应,不仅签下了天津大胡同等批发市场的3000多个商户,而且已经吸引北京“动批”“大红门”等市场的数百个商户。

  天津西青区的竞争对手是张家口怀来、保定白沟和廊坊永清。怀来商务局副局长许立刚表示,该县正在建设占地2000亩的万悦物流基地,目前也正在与北京多个区县洽谈合作。据了解,张家口怀来县吸引的是目标市场在西北地区的批发商,因为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大同、包头、鄂尔多斯、呼和浩特等地客商进京的主要通道。

  为了承接北京“大红门”的商户,保定白沟专门打造了“白沟大红门服装城”,8月底即将开业,但是目前由京港澳高速从北京到白沟大约3个小时的时空距离成了影响白沟吸引北京商户的重要障碍。廊坊永清距离最近,但定位于承接北京商户的永清国际服装城进展较慢,还有2000多亩的用地指标悬而未决。

  陈耀认为,按照产业和市场规律,涉及现金交易的批发零售业态转移到距离北京较近的地方更好;亚马逊、阿里巴巴、当当网等电商企业的项目正在天津市武清区、西青区一带聚集,在这一地带发展电商业态是对的。(来源中国经营报)